2017年2月

摘自前言

从前,有位咨询顾问造访客户调研其开发项目。系统核心是个类继承体系,顾问看了开发人员所写的一些代码。他发现整个体系相当凌乱,上层超类对于系统的运作做了一些假设,下层子类实现这些假设。但是这些假设并不适合所有子类,导致覆写(override)工作非常繁重。只要在超类做点修改,就可以减少许多覆写工作。在另一些地方,超类的某些意图并未被良好理解,因此其中某些行为在子类内重复出现。还有一些地方,好几个子类做相同的事情,其实可以把它们搬到继承体系的上层去做。

这位顾问于是建议项目经理看看这些代码,把它们整理一下,但是经理并不热衷于此,毕竟程序看上去还可以运行,而且项目面临很大的进度压力。于是经理说,晚些时候再抽时间做这些整理工作。

顾问也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在这个继承体系上工作的程序员,告诉他们可能发生的事情。程序员都很敏锐,马上就看出问题的严重性。他们知道这并不全是他们的错,有时候的确需要借助外力才能发现问题。程序员立刻用了一两天的时间整理好这个继承体系,并删掉了其中一半代码,功能毫发无损。他们对此十分满意,而且发现在继承体系中加入新的类或使用系统中的其他类都更快、更容易了。

项目经理并不高兴。进度排得很紧,有许多工作要做。系统必须在几个月之后发布,而这些程序员却白白耗费了两天时间,干的工作与要交付的多数功能毫无关系。原先的代码运行起来还算正常,他们的新设计看来有点过于追求完美。项目要交付给客户的,是可以有效运行的代码,不是用以取悦学究的完美东西。顾问接下来又建议应该在系统的其他核心部分进行这样的整理工作,这会使整个项目停顿一至二个星期。所有这些工作只是为了让代码看起来更漂亮,并不能给系统添加任何新功能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